□本報記者馬超本報通訊員蘇晟元
  來自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組數據顯示,無錫勞動爭議案件呈現爆發增長態勢,民事案件增幅最大。今年上半年,無錫基層法院共受理勞動爭議案件2862件,同比上升45.87%,結案1565件,同比上升30.48%。
  統計發現,惠山區、北塘區和江陰市3家法院受案數成倍增長;經濟開發區、濱湖區兩家法院在基數較大的情況下增幅顯著;無錫中院勞動爭議庭共計審理、仲裁案件292件,同比上升68.79%,審結236件,同比上升93.44%,人均結案78件,收、結案均創下歷史新高。
  “勞動爭議案件早已不是討討工資、算算工傷待遇的年代了。”據無錫中院勞動爭議庭副庭長顧妍介紹,隨著企業用工形式的多樣化、勞動者維權意識增長以及受到外部經濟環境的影響,勞資矛盾已經發生巨大變化。
  “大學生放企業‘鴿子’引發就業協議糾紛、提前給付競業限制補償金引發糾紛、破產企業勞動債權的保護、特殊工種的確認、人事爭議等新類型以及疑難複雜案件,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法官的案頭。”顧妍介紹說。
  對於勞動爭議案件呈爆髮式增長的原因,顧妍認為,國際金融形勢不樂觀,無錫企業減員裁員較多是首要原因。加上近幾年國有企業、行政事業單位改製改革進程逐步加快,用人單位產權變革、資產重組、破產及兼併等現象日益頻繁,直接引發大量勞動爭議糾紛,甚至部分共同訴訟案件被激化為群體性事件。
  無錫勞動爭議案件呈爆髮式增長有一個顯著特點,那就是上訴率升高。據統計,今年一季度,無錫法院系統一審審結勞動爭議案件888件,判決306件,上訴155件,判決上訴率達到51%。
  “之所以上訴率高,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訴訟成本底。《人民法院訴訟費收費辦法》實施後,案件受理費降到了10塊錢,有些當事人不管自己的訴訟請求是否合法,一味地堅持上訴。”顧妍說。
  “比如,無錫中院勞動爭議庭今年一季度新收工傷保險待遇糾紛、確認勞動關係糾紛兩類案件共計65件,其中8成上訴人沒有明確的上訴理由或新的證據。他們上訴的真實目的就是拖延時間或藉此調解。”顧妍表示,濫用上訴權無疑加重了法官的工作量。
  處理勞動爭議案件如何劃分法院管轄權與行政機關行政權的矛盾非常突出。顧妍說,“行民交叉”是個頑症,立法層面沒有明確,法律適用問題讓人頭疼。
  本報無錫(江蘇)7月22日電
  (原標題:低成本致裁員企業濫用上訴權)
創作者介紹

bj03bjks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